退休年金:希臘的觀點──高倜歐(Dr. Theodore Mazarakis)

高倜歐(Dr. Theodore Mazarakis)(國立東華大學諮商與臨床心理學系助理教授)

台灣最近出現關於年金制度改革的必要性以及本質的討論。 其中一個論點是關於希臘的年金制度狀態,不知怎地就導致了或引發了希臘債務危機。 我相信,對於什麼是原因,什麼是結果,以及什麼是簡單的相關性,這些都存在著相當混亂的情形。

懶惰的希臘人?

        有關希臘工人的一些迷思,可以透過研究數據來消除:
        希臘從2000年到2008年,也就是在經濟危機之前的年份,它的每小時工作產出成長了52%,而歐洲則是28%。希臘的生產力不僅比歐洲整體來說還要增長得快,其經濟也增長更快速些。 希臘從2000年到2007年以每年4.2%的速度增長,而歐元區整體的增長率為1.9%。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4年希臘的工人平均工作2,042人 小時,而所有OECD國家平均為1,770小時,其中美國為1,789小時,德國為1,371小時。 所以實際上希臘人工作時數還更多,更有生產力,但這重要嗎?

債務危機

        在歐元啟用前二十年,平均借款成本超過20%。在歐元啟用後,希臘貸款利率大幅下降,到了2003年,是6.8%。隨著希臘採用共同貨幣,奢侈品(例如高端德國跑車)的成本顯著地更便宜。從1999年到2008年,私營部門債務佔GDP的百分比比上年增長一倍,從59%增長到126%。同期政府債務佔GDP的比例大約為100%。

        債務危機由家庭和企業主導,而不是政府。

        2008年全球經濟衰退時,希臘人不再能夠償還債務。 銀行關閉,消費暴跌,業務受損,失業急劇增加,最終已經存在問題的稅收制度變得不可用。

年金制度的問題從哪裡來?

        社會保障的主要問題是,它是在預期壽命遠低於今天的時候設計的。由於發達國家的人壽命較長,他們領取的年金和醫療保健費用應比原先計算的時間更長。在危機之前,希臘的社會保障是有問題的,但赤字不是全面性的(例如銀行僱員基金和大多數公務員基金都相當健康),而影響到希臘的大多數是在私營部門領取年金的人。私營部門受到逃避提撥和大額提撥赤字的影響,公共部門遭受資金投資不良,兩者都受到人口結構轉變的影響:嬰兒潮一代即將到了領年金的時候,而出生率下降。這的確是有問題的事態,但相較於即將到來的債務,它只是滄海中之一粟。即使是以今天的標準來看似乎過高的年金(例如對於少數鐵路工人的5000歐元)也必須通過兩種不同的角度來思考:首先,這些膨脹的年金是對採用歐洲貨幣的反應,暴漲和產生的通貨膨脹壓力;其次是絕大多數這些年金領取者實際上在過去35年就業期間均提撥了退休準備金。因此,目前的退休年金危機是債務危機的影響,而不是原因。

        來到2016年:2.65百萬希臘人正在領取年金。 平均年金為歐元770(NT26,827)。 所以問題不是年金太高,但事實上可能(但不是實際)提撥者的大池已經減少到3.5百萬人。

        要談論原因,以下列出希臘年金制度面臨的問題:

  1. 因失業而減少對準備金的提撥。顯然,失業人士不能合理地給付提撥
  2. 逃避提撥(根據不同來源,從30萬到80萬逃避者)。缺乏中央系統,依賴書面記錄,無法交叉列表數據,使得追踪提撥者非常成問題。
  3. 人口問題(出生率等)。雖然移民似乎扭轉了這種趨勢(德國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出生率來到33年來的高點,但仍然低於所需的補充率2.1),它還不能完全補償過去幾十年來下降的出生率。
  4. 提前退休(過去五年裡出現了一批提前退休的人,這些人擔心經濟危機)
  5. 由於無力提撥退休準備金而累積的債務(與上文第2項不同)
  6. 投資已貶值的政府債券。政府經常迫使年金基金的總額存入希臘中央銀行,卻僅合法獲得銀行市場利息的一部分。基本上,政府使用年金基金作為其個人ATM。
  7. 對不穩定基金的投資不良。雖然這種情況更廣泛,例如在美國,但是在很多情況下,基金被投資到高風險債券上。
  8. 不受控制的醫療費用和處方(見下文)
  9. 政府借款:希臘政府仍在從基金中借錢以彌補預算中的其他漏洞

        如果台灣想從這一切中得到一些警示,應該要注意的是:

  1. 投資在創造就業是任何社會保障制度的堅固盾牌。健康基金的唯一長期前景是新員工能提撥退休準備金。
  2. 必須消除無保險勞動,確保年金基金的提撥。有健全的財務(而不僅僅是道德的)理由,以確保實際工人提撥於社會保障,並建立一個中央追踪系統,以盡量減少逃避提撥。
  3. 年金的減少最終會導致通貨緊縮,應予以避免。年金領取者是消費者,直接通過購買東西和旅行或間接通過購買(例如為他們的孫子的禮物)。遏制其經濟能力將對各級經濟活動產生影響。
  4. 年金應與提撥直接相關,並根據當前預期壽命趨勢重新計算
  5. 資金管理應高度監管。年金的基金應該有單獨或成組的投資組合管理。這些管理應受到嚴格的監管條件和實際監管的限制,以確保基金以最好的方式作投資。
  6. 提前退休,應受到遏制。雖然提前退休是一種人為的開放工作崗位的方式,但它顛覆了一個系統基於Y時間的X提撥之邏輯。
  7. 不必要的醫療處方必須停止。這種世界性現象是社會保障的瘟疫。製藥公司積極推廣他們的產品,為他們的客戶提供貨幣或物質獎勵,導致數百萬患者過量的藥物處方。這是一個有證據的趨勢,似乎沒有打算要解決(在這裡一個簡短的例子說明:無論我去過醫院,除了醫療,我得到至少兩種藥物,據稱是酶保護我的胃以免其他藥物傷身,而這藥物從來沒有被任何科學同行審查的出版物予以有效的證實;我們都為此需給付。我知道這是因為當我得到醫療,我做我的閱讀-我們不能指望一般病人也會作同樣的事,我們也不能指望一般病人每次都去挑戰那個寫下處方的醫生的權威)。

        總而言之,希臘社會保障制度的危機是由債務危機引起的,而不是相反的。 人口問題在所有發達國家都很常見;它將對社會保障產生影響。 這種影響的程度視經濟總體狀況與採取措施解決固有系統性弱點的意願,兩者之間的相關性而定。

作者介紹

Theodoros Mazarakis is a Clinical Psychologist. He completed his PhD in the University of Bristol and is currently teaching full time in the Department of Counsel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in NDHU. His interests are Psychopathology, Psychopharmacology, Sleep Disorders, historical issues in mental illness, ethical issues in psychological research, occasionally statistics, and cooking. While he is not an economist, being Greek, has offered him some insight in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the social security and pension systems. He lives in Hualien and is very happy for doing so.

譯者

林美珠
東華大學諮商與臨床心理學系 教授

留言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