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週年紀念專刊:英國對二戰七十周年的反思──蔡維屏

 蔡維屏(英國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歷史系講師)

1945年的五月八日接近中午時分,人潮已經漸漸地湧向白金漢宮,白廳 (Whitehall,英國權力中心,首相住的唐寧街就在其中),和象徵英國十九世紀強大海權的特拉法加廣場 (xxxx)。人海和旗幟填滿了這個平常在一小時之內就可走完的大不列顛王國的政治中樞。人群從四面八方湧來慶祝 VE Day (Victory in Europe Day). 下午三點整,英國首相邱吉爾在白廳的唐寧街十號透過廣播向英國本土和其英國屬地宣佈歐洲戰場戰爭的結束。 德國投降,勝利終於到來。他的聲音透過巨型的揚聲器,對在白金漢宮廣場和特拉法加廣場前的群眾同時放送。 儘管人潮把廣場擠得水瀉不通, 現場卻是一片鴉雀無聲,如凝水般地靜聽揚聲器傳來的每個字句。短短的五分鐘的廣播以「God save the King」做結語,而廣場上的民眾以「God bless him」做回應。

257_6b9166da.jpg
圖一、(英國報紙銷售非常好的日報每日郵報Daily Mail 在1945年http://i.dailymail.co.uk/i/pix/2014/03/17/article-2582926-00000B4400000CB2-210_634x478.jpg

        聽完廣播之後,在白金漢宮廣場前的群眾高喊著「We want the King!」。 英王喬治六世率皇后和兩位女兒出現在陽臺上向群眾揮手致意,其中一位女兒是當時身穿軍服的年輕伊莉莎白公主。這位意外繼承他的哥哥溫莎公爵而成為英國精神領袖的英王喬治六世,長期被他的口吃而苦。而幾年前英國還以他的故事拍了一個應景的電影,造成轟動。他在1939年透過廣播告訴他的子民,英國正式向德國宣戰。對於和他一樣,能夠經歷並且倖存兩次世界大戰的人來說, 這個得來不易的勝利是令人激動的。將近六點時,熱情的人潮不但未散,他們再次要求邱吉爾接受他們的歡呼。貴族出身的邱吉爾學業成績不佳,年輕時因為參與 波爾戰爭更是差點死在南非。他有豐富的戰事經驗, 並且得過諾貝爾文學獎。應群眾要求,他叼著雪茄,站在位在白廳的保健部大樓的陽臺上和大家見面。他手舉著名的勝利的符號,告訴他眼前的民眾,「上天保佑你們,這個勝利是屬於你們」。

272_13f95d22.png
圖二、(1945年五月八日下午,英王喬治六世和王后,和女兒伊莉莎白公主在左,瑪格麗特公主在右,在對白金漢宮前的民眾揮手。http://www.express.co.uk/news/royal/574474/Royal-Night-Out-story-Queen-Elizabeth-sister-Margaret-partying-VE-Day)
259_a99b09b1.jpg
圖三、(首相邱吉爾在的保健部大樓的陽臺上和大家見面。 今年是他逝世五十周年。照片來源© IWM)Churchill waves to crowds in Whitehall on the day he broadcast to the nation that the war with Germany had been won, 8 May 1945 (VE Day).© IWM (H 41849)
260_406712b4.jpg
圖四、(伊莉莎白公主便裝到人潮中共慶勝利http://www.telegraph.co.uk/history/world-war-two/11591735/VE-Day-8th-May-1945-as-it-happened-live.html)

        經過了相當耗損六年國力的戰爭, 雖然獲得最後勝利, 這個老牌帝國卻也是走到了日落西山的黃昏時刻。英國政府債臺高築,而它各地的殖民地也紛紛騷動以尋求脫離。在英國國內,雖然英國社會感謝邱吉爾帶領英國獲得勝利,但他們對於保守黨是否能夠在戰後繼續帶領他們重整家園則毫無信心。對外,英國人不滿在宣戰前保守黨政府並未及時對希特勒的野心有積極作為。對內,戰前的全球經濟蕭條而累積已久的社會問題如失業人口,醫療保障和房價過高等,並沒有因為戰爭而被遺忘或一筆勾銷。雖然英國需要邱吉爾來帶領他們打戰,在戰爭尚未結束之前工黨的支持度已經領先保守黨。就在慶祝 歐洲戰場勝利的歡呼聲還猶然在耳,亞洲戰事仍未結束的狀況之下, 在德國投降不到兩個月後的大選中,由邱吉爾領導的保守黨大輸。這位閒暇之餘喜歡釣魚和畫畫的英雄領袖,終究不敵民心思變。

        第二次世界大戰距離維多利亞女王去世的時間也不過短短44年。在這不到半世紀的時間中,世界局勢的改變雖然很大,但感受最深的應該屬於曾經以大英帝國為傲的英國人。曾經擁有的殖民光輝,如今已經不再。連維多利亞皇冠上的最大的珍珠, 也隨著印度的脫離和與巴基斯坦的殘酷內戰而蒙塵。若說每個國家都有它不太願意提的過去,那麼對英國來說販賣黑奴和殖民史則是在大學之前的歷史課綱中佔有較少的篇幅。相反的,間隔約三十年的兩次世界大戰史則是個顯學。

        一般來說英國人對於本國的歷史是非常重視的,這種嗜好除了表現在喜歡收集古董上和週末參觀名人故居和遺產莊園之外,很多電視節目都是和歷史有關。很多以十八和十九世紀為背景的電視劇,電影和歷史紀錄片都受到歡迎,這些節目的製作也讓歷史系畢業出來的學生增加一些就業的選擇。從亨利八世到維多利亞時期和到兩次大戰,不論廣播或電視節目,好多歷史學者都參與這種知識性和娛樂性兼具的節目策劃,甚至主持或者演出。有一個說法,沒有一個英國村莊裡的男孩沒有在一戰中喪生,沒有一個英國家庭裡的長輩沒有參與二次世界大戰。儘管因為戰爭而直接造成死亡的英國人約有四十五萬人,是該國1939年人口的百分之零點九四。和法國、德國、波蘭、捷克、比利時、義大利等歐洲國家相較為低,但英國對自己在二戰一開始獨立對德國作戰的這段歷史念念不忘。德軍轟炸英國、諾曼地登陸、納粹集中營和猶太人的迫害等等,到今天都還是相當熱門的議題。很多學生也從與二戰相關的電影和文學得到啟發。從文字到影像、到聲音,歷史界還是企圖在不同的媒介中繼續尋找關於二戰的記憶。

261_b8f9ed3d.jpg
圖五、(罌粟花在英國象徵在一戰中在歐洲戰場上犧牲的士兵的鮮血,從此被用來紀念為一戰和二戰犧牲的英雄。去年英國為了慶祝一戰一百周年,在倫敦塔 Tower of London插滿用瓷做的罌粟花。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822135/Don-t-away-incredible-Tower-London-poppies-people-chance-says-Boris-Johnson-plea-not-dismantle-display-week.html)
262_41f8b631.jpg
圖六、(威廉王子,凱特王妃和亨利王子在佈滿瓷做的罌粟花陣中。The Times, August 6 2014 ,http://www.thetimes.co.uk/tto/news/uk/royalfamily/article4167458.ece)
263_b7f02078.jpg
圖七、(這個「Keep Calm and Carry On」海報在1939年印, 但並沒有被如計畫地發行, 只有少數人在當時看到這個海報。但在2000 年一大疊海報意外的被發現, 而從新面世的印刷品造成轟動。不少周邊商品為之風行。http://www.artofmanliness.com/trunk/2321/the-story-of-keep-calm-and-carry-on-video/)
264_c983053c.jpg
圖八、(二戰中的英國女空軍飛行員http://www.bbc.co.uk/news/uk-england-14183763)

.         事實上從去年開始,英國就已經處在一個濃厚的紀念歷史的氛圍之中。

        去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的一百週年, 而今年除了是二戰七十週年之外, 也是滑鐵盧戰役的兩百周年和英國大憲章八百年的紀念周年。除此之外,去年九月蘇格蘭舉辦獨立公投,在全國還沒完全回神之餘,今年五月初又舉行了全國大選 。這一連串的政治活動和紀念日讓部分英國人從歷史洪流中重新尋找關於現狀合理的解釋以及對於未來的想望。但同樣的,這也會讓某些人想把歷史的糾結與現實做切割,義無反顧的向前看。 這群人並非要否認或者扭曲那段共同的過去, 但卻認為就讓歷史歸於感性的範疇吧。關於未來的抉擇,當下集體的共識,現實面的照顧和理性的選擇才是對於未來決策的基準。對於蘇格蘭要求獨立的要求,不少住在英格蘭島的英國人也動了怒,擺著‘要走就走的吧, 既然心不在一起,就不要強求’的姿態。在文明的處理之下,蘇格蘭有了獨立公投,以下這些人都可參與投票:住在蘇格蘭的英國公民(不論是出身在蘇格蘭島或英格蘭島),住在蘇格蘭的愛爾蘭公民,和住在蘇格蘭的歐盟公民。但非住在蘇格蘭的蘇格蘭人無法投票。經過一番慘烈的廝殺,在84.6%的投票率中有55.3%希望蘇格蘭繼續留在英國體系內。 儘管結果如此,一旦撕破的裂痕似乎無法復原,這從幾個月後的大選,可見端倪。

        五月七日是全國國會大選的投票日, 十點結束之後當晚開票,很多人徹夜未眠。每一年英國國家廣播電臺BBC 都是連夜轉播直到全部開票完畢。很多血液裡流著政治因數的英國人會把吃的喝的買好,以做熬夜的準備。而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而言,今年的開票夜更是難熬。首先,十點後公佈的出口民調與之前的民調的預測很不相同, 使整個氣氛相當詭譎。之後陸續在各地開票出來的結果證實風向的轉變。一股強大的反作用力讓去年領導蘇格蘭獨立未成的蘇格蘭民族黨雪捲蘇格蘭。在這次全國大選中,蘇格蘭共要選出59席中,蘇格蘭民族黨囊據56席,把工黨打得潰不成軍。長久以來工黨在這個以工人階級勢力較大的島上獲得絕對優勢,在去年蘇格蘭獨立公投中,工黨是站在反對蘇格蘭獨立的立場。但在這大選場戰役中,嘗到空前大敗,狂掉了40席只保留命根1席。連工黨在蘇格蘭的最高領導人也沒有固樁成功,而慘遭敗選。這是工黨自1987年以來最慘的一個戰役。而過去五年和保守黨成立聯合政府的自由民主黨, 因為違反當初競選承諾而支持保守黨大幅提高大學學費,付出慘痛但應得的代價丟了49席,只勉強保住8席。

        五月八日下午三點,距離開票完全落幕不過數個小時而已,慶祝二次大戰的儀式在白廳的紀念碑前展開。這幾位在競選活動中相互廝殺的政黨領導人在歐戰結束七十年的紀念儀式上,硬著頭皮,手拿罌粟花編織成的花圈,並肩站立。這個石灰岩結構的紀念碑在1920被豎立起來,取代了之前在一次大戰後臨時做好的木質紀念碑。雖然這個紀念碑一開始是為了紀念一戰而建,但之後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儀式也都在這裡舉行。面對未歇的蘇格蘭分離聲音和剛出爐的大選結果,此刻站在這個刻著  ‘The Glory Death(光榮之死)’的紀念碑之前的政治人物在乎的可是個人的歷史定位嗎?還是終究又要在失敗的廢墟中爬起來?    

265_b7e04747.jpg
圖九、(從右到左為英國首相David Cameron, 自由民主黨領袖人Nick Clegg,工党領袖Ed Miliband,和最左邊的蘇格蘭民族党領袖Nicola Sturgeon 在今年五月八日下午的紀念二戰的儀式上手持罌粟花構成的花圈並排,Nick Clegg和Ed Miliband, 在當日立刻宣佈下臺以為慘敗的選舉結果負責。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072723/Ed-Miliband-resign-leading-Labour-disastrous-election-defeat.html
266_5b70f255.jpg
圖十、(佇立在白廳的紀念碑在1920被豎立起來。雖然這個紀念碑一開始是為了紀念一戰而建,但之後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儀式也都在這裡舉行。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Cenotaph,_Whitehall) 
267_577f1732.jpg
圖十一、(1944年六月六日以英軍,美軍和加拿大軍團為主的聯軍在諾曼地登陸聯軍當日約有十五萬士兵登陸,五天下來超過三十萬士兵登陸,死傷慘重。此圖為去年紀念此軍事行動一百周年時,老兵重回舊地,感懷犧牲的同袍。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649843/D-Day-veteran-returns-Normandy-70-years-parachute-Daredevil-former-paratrooper-89-greeted-Prince-Charles-tandem-jump.html)

         同一塊石碑,見證了兩次世界大戰的犧牲。而這兩次世界大戰,也形塑了部分蘇格蘭人和英格蘭人對生命共同體的認同。在兩次大戰中,蘇格蘭男人除了從軍之外,沒技術的人被拉去挖煤煉鋼, 有技術的被派去造船。在二戰期間很多蘇格蘭軍團投入東南亞的戰場。面對二戰後的英國國力的消退,有人說英國贏了戰爭, 但卻輸了和平日子。英國內部的問題,如文前提到的,在二戰前已經存在。加諸在舊的問題上的還有因為二戰而增加的新的問題。隨後 蘇格蘭和英格蘭南北發展的不平衡也越來越大。戰後的經濟復蘇計畫過度集中在英格蘭,而蘇格蘭的重工業相對不被重視。若舉格拉斯哥為例,蘇格蘭重工業的沒落就可明顯看出。格拉斯哥為蘇格蘭的最重要港口,曾經因為出口貿易和造船工業讓它一度是大英帝國的第二大城市, 僅次於倫敦。然而 其經濟實力在一戰之後開始走下坡。二戰前的經濟蕭條也給這個城市沉重的一擊。 戰後英國政府並未積極拯救這個地方的工業,到了柴契爾夫人為首相的80時代,情況更是越糟。 在鐵娘子的主導下,大規模地關閉煉鋼廠,造船廠和相關重工業。蘇格蘭從此失去了往日重工業的優勢, 而保守黨失去了在蘇格蘭人的信心。部分蘇格蘭人有強烈的被以倫敦為中心的政府遺棄和背叛的感覺,所以開始向歐洲的方向張望,希望蘇格蘭可以獨立。他們認為北海石油的利益若不需要分給英格蘭的話, 可以讓蘇格蘭富裕。加上愛丁堡一直是歐洲的金融中心之一,獨立出來的蘇格蘭可以如同北歐國家一樣富裕且有尊嚴。 

268_5cdca085.jpg
圖十二、(曾經是大英帝國的第二大城市格拉斯哥是在蘇格蘭西岸。這個城市在1901年舉辦世界博覽會。圖中右邊建築為格拉斯哥大學,建立於1451年。https://universityofglasgowlibrary.wordpress.com/2014/03/24/strike-up-the-band/
269_5dc30c78.jpg
圖十三、(去年在一場格拉斯哥大學模擬蘇格蘭獨立公投的投票活動中, 參與投票的這所大學學生有63%希望蘇格蘭繼續留在英國。http://www.huffingtonpost.co.uk/2014/03/11/glasgow-students-vote-against-scottish-independence_n_4940911.html

         從蘇格蘭片面對歐洲的嚮往也直接反應出整個英國對於歐洲的複雜情結。從整體英國與歐洲之間不確定的定位可看出英國與歐盟相互之間的矛盾情緒。若以近代歷史的脈絡來觀察,從滑鐵盧戰役到二次世界大戰,都可看出英國雖無需成為歐洲的絕對霸主,但它的外交政策一直都是在阻擋某一國家成為在歐洲的單一霸主。而這種心態, 在某個意義上,延續到它一直以來對於歐元和歐盟的傍觀者姿態。 1930末,歐洲各國的沉默以及英國的縱容導致沒有及時阻止希特勒的軍事擴張。在宣佈對德作戰之前,當時英國首相張伯倫長期漠視邱吉爾的警告,一度沾沾自喜地認為他與希特勒的和平協定會確保歐洲的穩定。這種自我安慰的做法一直到德軍進入波蘭才讓英國深刻感受到威脅以及和平的不可能。英國在沒有做好軍事準備狀態之下硬著頭皮宣戰。而在這七十週年的紀念日, 整個歐洲和英國也再度面臨對於自身與歐洲前途的思考。

         眼前歐洲面臨棘手的問題,例如俄國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和歐元體系的危機。 此外一直無法處理的高失業率,尤其在年輕人族群,更是造成歐洲諸國內部的不安。英國一方面慶幸沒有加入歐元, 但另一方面卻也接收了大量到英國打工的歐洲人。有不少英國人認為這些歐洲人造成英國福利和健保支出過高,房市擁擠,和剝奪英國人的就業機會。此外每年繳交給歐盟的年費絕大部分都被拿去支援其他國家,而英國並未有特別好處。以2013年的數字來看, 英國給歐盟的金額是排名第二,僅次於德國。而從歐盟得到金援最多的國家前五名排行分別為波蘭, 希臘,匈牙利,葡萄牙和羅馬尼亞。

        一些以離開歐盟目標的英國人拿冰島,瑞士和挪威為例,認為這些國家雖然不是歐盟的一員,但靠著靈活的多國和雙國貿易協定還是能夠在經濟上有穩定的發展。英國民眾對於要不要繼續留在歐盟這個議題的猶豫和自相矛盾可以從最近的一個民調中看出。在一個今年二月份由英國觀察報 (The Observer,這份報紙和其姐妹報:衛報(The Guardian)都傾向支持英國留在歐盟)委託做的民調中,有51%的人要投離開歐盟,有49%的人要繼續留在歐盟。然而當被問到歐盟對英國是好還是壞時,卻有41%認為歐盟對英國是一件好事,有34%認為是壞事。在壓力之下,保守黨出身的首相卡麥隆在五月連任成功之後,為例實現他的競選諾言,同意在2017年初舉行公投,讓英國人決定這個國家與歐盟的未來關係。

        當英國女王在五月八日晚上在溫莎堡點上慶祝二戰勝利的火炬時,從蘇格蘭到英格蘭,到威爾斯和北愛爾蘭共有超過兩百個火炬都接連被燃起。全國各地慶祝二戰的活動也陸續展開。兩次大戰的歷史刻畫著全英國的共同經驗。就算在蘇格蘭,有很人對皇室,尤其對於女王還是有崇高的敬意。年輕的皇室成員,如威廉王子和凱蒂王妃和他們的小孩, 也擄獲很多人的心。當皇室在蘇格蘭獨立公投前十天公佈凱蒂王妃又懷了第二胎時,很多人認為這個消息會讓不少感性的蘇格蘭人希望繼續留在英國。也許吧。但除了戰爭的記憶和對女王的擁戴之外,英格蘭和蘇格蘭還有多少共同的將來呢?回顧二戰,也許英國人想的更多的是關於未來。

270_281337f5.jpg
圖十四、(今年紀念二戰七十周年的海報,海報中宣傳點燃火炬的活動。)
273_8971148e.jpg
圖十五、(慶祝二戰七十周年的活動以多種方式進行。其中一項為穿著1940年代的服裝,重溫當時勝利的喜悅。圖的拍攝地點是位在在倫敦的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白色建築為國家美術館。特拉法加廣場是在1805年為了紀念在光榮打敗拿破崙的尼爾遜海軍上將Admiral Horatio Nelson而建的。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074315/Seventy-years-fine-tribute-flame-freedom-ROBERT-HARDMAN-witnesses-yesterday-s-VE-Day-celebrations.html

作者介紹

蔡維屏, 台灣台南人,英國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歷史系講師 (History Department, Royal Holloway, University of London). 研究範圍包括為十九世紀中國史,中國海關史,中國郵政史,中國新聞史,對於近代交通傳播網路的建構很感興趣。

留言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