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組 首獎 – 在許久以前

鄭楷錞 華文文學系學士生

袖子靠不住的春天尾聲
休息時計程車司機在騎樓著地
走路時將雙手插在衣服裡
傾斜著,蹲伏著,慢慢的
耐心。跨著
適於其存在方式的步履走開

接著走上冗長的台階;
他想起剛才經過蜿蜒的隧道,
後座的男人與女人握手
說再見。
女人拾起梳子
從緩緩移動的車窗梳理髮絲。
他想起那女人穿著花裙;眼睛
蒙著墨鏡。

(此時在島嶼西方,月光下的海龜
爬上岸。
後腿刨著沙子。
在靜靜的大地上,慢慢地
引發一場小型地震。)

女人俯身觸摸白色涼鞋。
有瞬間他想過是否要停在路邊,
請她喝一杯咖啡,或抽根菸。
卻在一分鐘後,覺得已然太遲而放棄。
他想她只是脫下鞋子
面孔拉長了哀傷的距離

睡前他打開電視
從桌底拿出啤酒
抬頭看見月光下的海龜慢慢轉身
濕漉的陰道沾滿沙子。他知道
那巨大的洞裡全是蛋
所有這些事都是短暫的事實
每顆卵子都攜帶著一個秘密
濕潤如黑暗中的眼睛。
時間將給予它們短短的一瞬
算不上對
或者錯誤的誕生。

(後來,電視機中的海龜
緩慢著,笨重著,傾斜著
耐心。以最適於其存在方式的步履
落入海中

桌子支撐著手肘
為自己現出的一切感到哀傷)

留言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