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瓦他 (現代詩首獎)

朱月瓏(華文系 學士生)

瓦瓦他是紅土、是黑水,是渡水死人的地方

── 某遺失封面的手記

一些未知

瓦瓦他們的好奇聚集在這裡

正在河階上卵石成堆處

瓦瓦他的年輕巫師也在這裡

當冬日襲走枝幹上的紅黃

眼眸清澈能知覺風的年輕巫師

像往常說著外面的事

「瓦瓦他的外面,是毛線和鋼鐵交雜互生的洞窟,那裏的人們用腳指歌唱,以耳垂接吻。在沒有發光的火球和巨大螢石的追逐裡,天空無比接近且明亮。」

(年輕巫師動了動鞋尖,他粗厚的左手拇指與食指,在左邊耳垂處重疊。)

「當他們在人群之中,卻覺知到自身的歧異性,和無法分流的寂寞像旱季末端的雨水湧來……」

(瓦瓦他們的胸口因年輕巫師的話顫動,寂寞對他們似乎還是未知的。)

「年輕而不曾愛人的靈魂,用全身關節跳一隻肌理分明的舞,瓦瓦他外面的人們收緊,並寄宿在戀人們的瞳孔──以此擴張血液的脉流。」

(年輕巫師用平穩的口吻描述著,強烈的畫面使他的目光始終面向河的遠方外的遠方,瓦瓦他們仍靜靜坐著。)

「於是接觸將體溫從這處傳達到那處,拱起而照亮岩壁,緩緩地、緩緩地,像在第一個雨季過後準備下個雨季的芽尖一樣,緩緩地。彼此的不同會將成為彼此的共同,變態成洞窟本身,直至愛的語言性不再必要。」

(年輕巫師終於注視著瓦瓦他們,他的身體彷若住著數對愛人,與瓦瓦他們截然不同的靈魂。)

數日後,瓦瓦他又因渡水而溺斃,年輕的巫師眼裡沒有悲傷。而瓦他他們的眼角在巨大螢石靠近的夜裡,一個一個接著結冰了。

可以確定的是

這是火球靠近瓦瓦他的日子

讓瓦瓦他的長者將一些記載下的故事

被火球烘烤

這是瓦他他靠近火球的日子

工匠將老人失去的牙齒通通用偷吃的老鼠補上

火球輕吻著瓦瓦他的罪人

當第28萬次閃電降下

瓦瓦他們將有一整年的光亮

這是瓦瓦他們不能說髒話的日子

瓦瓦他們擁抱並骨折

因牢騷而下腹浮腫的父親全都脹死了

長者忘記了他們應當講述的故事

留言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