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的土會黏人? 移住花蓮的研究與反思──遲恒昌

遲恒昌(國立東華大學觀光暨休閒遊憩學系助理教授)

「花蓮的土會黏人」,四年多前來到花蓮工作,就一直聽到這句話。在大學生的作業裡也常看到這樣的句子,特別是大四的學生描述自己因就學來到花蓮,喜歡上這地方,捨不得離開花蓮。隨著我自己在花蓮工作生活的開展,認識越來越多移居花蓮人,或是從北部西部返鄉回到花蓮的人,而我自己是因為工作逐水草而來到花蓮,大山大海的花蓮生活常讓許多身在都會工作生活的朋友羨慕,然而花蓮對我們來說是生活的地方而不是觀光景點。

        三年前開始的研究正是關注這近十年來移居與返鄉花蓮的議題,探討這些遷移居住者生活型態遷移(lifestyle migrant)與實踐更好的生活(better life),以及他們從事農業的歷程。我們的身旁或多或少都認識這樣返鄉或移居花蓮的朋友,然而翻閱政府的人口統計報告,查閱數字這幾年花蓮人口社會增加率些微增或減,遷入與遷出人口數大致接近,整體花蓮設籍人口持續緩步下滑。返鄉與移居的人數其實尚無精確的統計,移居的人或許在花蓮沒有房子而難以設籍花蓮,離開花蓮而近年返鄉的人戶籍也或許從未遷出,人口統計報表無法具體地反應這些遷移與人口變動。我開始透過各界朋友的介紹,並藉由先前研究所認識的有機農場業者,在花蓮好事集買菜買水果認識的農家幫忙,再與研究助理徵詢研究對象的訪談意願,隨著研究訪談的進行,來回穿梭於花東縱谷親自拜訪這些遷移居住者,理解他們遷移與從農的故事,似乎也在理解我們自己可以做什麼。

        接著以「花蓮的土會黏人」繼續說明本研究與反思,「黏」大致是指花蓮的吸引力吧!對移居花蓮的人而言,花蓮是想像的新生活方式嘗試之地,有些移居者厭倦北部都市裡的工作與生活,尋求更自然簡單的生活環境並且尋求找回生活的自主權;有些移居者則是目標明確,遷移同時轉行從事農業,而花蓮是他們理想的移居從農之地。對離開花蓮數年返鄉的人而言,「黏」更意味著家族親屬連帶與社會關係的重新連結,這些返鄉者多半因為需要照料親人或家族的農地需要有人投入耕種而返鄉。

        「花蓮的土」與「黏什麼人」,「花蓮的土」大致可以解釋成花蓮的生活與自然環境,花蓮這樣小尺度的城市與吉安壽豐周邊城郊地帶大致是多數遷移者的落腳所在,有足夠的醫療服務但缺乏足夠的公共運輸系統,較為緩慢的生活步調,山與海都輕易到達。花蓮受雇的機會雖不多,或者並非移居想要從事的工作類型,這些移居花蓮者多數經營自雇的小事業,常見如小農、手作、文創、餐飲與旅宿等。塩見直紀提出的「半農半X」的理想也吸引了一些想要移居花東過著簡單生活的人,一邊農事耕種,一邊尋求適合自己天賦的工作。移居花東的半農生活也常被形容為「美好生活」的追尋,而《美好生活》也正好是一本闡述農業自給自足理想型態的書籍,多位從事農業的受訪者都指出移居從農的美好生活是要付出代價的,特別是移居的初期收入不穩定,帳單寄來時也得咬牙苦撐過困頓與日常,甚至應該稱他們為全職小農,堅持著無毒的農法與辛勤的勞動,還要大自然的眷顧才得收成。也有些較無經濟壓力退休的移民,一如歌手張震嶽作詞的《破吉他》,歌曲有句話:「有點不想回台北,幻想退休養老要在花蓮,買一塊農地養雞種田」,但他們沒有真的「退」與「休」反而轉身成為積極小農。

444_744bcf69.jpg
(資料來源:作者提供)

        同時也有另一些移居計畫者或說是投資者,一樣想望在花蓮生活,然而構築的是城堡般華麗的「農舍」,這樣的農舍遍佈花蓮城郊地帶,他們或許是將田野環境的景色視為休憩或度假的美景,這樣的房舍也可能是他們的第二房或渡假房(second home),以漂亮的莊園經營民宿接待觀光客。近年來花蓮鄉村的地景,同時呈現新移民小農以無毒的方式復耕,另一方面是鄉村田野聳立著一棟棟的華屋莊園,這是花蓮的隱憂,正如一位返鄉從農的受訪者說道花蓮的農田最流行種的是豪華農舍,如果他們這一代不回來耕種從事農業,以後再也看不到這樣的稻浪田野美景了。

        研究到了後期,一位關心環境與食安的研究助理,她一直尋找與嘗試在花蓮生活工作的機會,然而事與願違,在邁向人生新的角色與階段,她離開花蓮回到北部了,也像有些移居者嘗試與努力後會搬離花蓮。另一位研究助理一直思索著未來如何留在花蓮生活並從事農業,實踐移居生活似乎比做研究有趣多了,她離開研究計畫租了田地去種田好一陣子了,好一番努力她的稻子成熟,最近正忙著收割碾米,助理竟成了我要研究的人。

        最後從遷移研究之中思考「花蓮人」是誰,多數的移居者帶著著各自的理想來到花蓮,有些移居者來到花蓮已經7-8年以上,還是被鄉間村里的鄰居稱為台北搬來的。有些移居者也因為理想性格,並不希望移居之地花蓮邁向崩壞之途,而相對關注花蓮發展課題,尤其積極關心近年來花蓮的交通與觀光開發案(如蘇花、七星潭與193縣道拓寬等),也常聽到的聲音是你們這些「外地人」別插手。「花蓮人」的意涵、願景與認同是政治的,這種本質與出生地論述的生產又常是為了排除其他意見,鞏固特定發展論述的權力結構。在人事物快速流動的今天,花蓮人的身份不應該限縮為戶籍或出生地為花蓮,而應該重新定義關心花蓮前途的人都可以是花蓮人。花蓮不是誰的後花園,移居的花蓮人不是停留在對花蓮的想像,而是實踐花蓮,期待花蓮成為更好的生活方式。


作者介紹

遲恒昌,國立東華大學觀光暨休閒遊憩學系助理教授。以地理學的視角研究觀光課題,觀察貓的移動與生活。目前的研究興趣包括:社會與文化地理學、觀光地理學、食物地理學、性別與空間、無障礙旅遊等。

留言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