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痛》──第二屆楊牧文學獎文學創作組得獎作品精選──宋尚緯

 宋尚緯(作家,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碩士班創作組學生)

 2013年春,楊牧選擇以曾經領銜創辦的國立東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作為個人學術生涯的終站。感念詩人回歸故鄉花蓮,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先生捐獻給東華人社院成立楊牧文學講座基金,楊牧文學獎為基金項下獎掖文學創作與研究活動之一,期許「楊牧歸來」的因緣能激揚東華下一波人文風起,進而對拓展臺灣文學新局做出貢獻。2014年楊牧文學獎調整為文學研究獎與楊牧詩獎兩組,其中文學研究獎頒授給本校文學科系研究生,楊牧詩獎參賽資格則擴及35歲(含)以下之中華民國國民或台灣地區大專校院畢業或就學中之僑生。期冀透過積極獎勵的方式推動及提升文學創作與研究風氣。

        本屆楊牧詩獎得主為宋尚緯先生(目前為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碩士班創作組學生),以詩集《鎮痛》獲獎,獎金新台幣15萬元。本屆楊牧詩獎徵件共有36件作品應選,競爭激烈。整個決審歷時兩個半鐘頭,經過反覆審慎的討論後,達成高度共識。以下為五位評審對《鎮痛》的評語:

        陳育虹:一部結構緊密的作品。循「疾病」、「疼痛」、「療癒」三線書寫,在獨白中尋求對話,兼及個人情感與社會關懷,層次豐富,主題集中卻不見拘束。口語語法自然而自信。

        向陽:《鎮痛》以99首詩作表現疾病、苦厄與療癒的人生課題,從自身自心,及於社會家國,層層推進,各篇作品既獨立、又聯結,相互呼應,展示作者處於當代台灣的苦悶、憂思、抵抗與反省。在結構上,首章以序詩之「如是我聞」起,終於末章末篇的「夢幻泡影」,隱喻作者對人生與家國亂象的沉痛指涉,形成一個環環相扣的有機形式,儼然史詩之宏偉架構。而其語言,能善用日常之語,巧構詩意的語言世界,既能承載並彰顯「震痛」(疾病與療癒)的書寫主旨,又能以極具內在音樂性的節奏,傳達作者面對內心與外在世界的傷痛情境。

        李進文:作者採取生活化的語彙,呈現一種親切的詩意。意象經營用心,有渲染力及穿透力,然而行筆之間,不刻意炫技,舉重若輕。輕淺的文字,內蘊深濃情感。主題具統一性,所謂「痛」,即是悲憫,詩人不溺於自我,且能將關懷和思考層面擴大,注視及處理著「痛(悲憫)」,痛感如同輕重緩急的旋律貫穿整部詩作,具節奏感。

        賴芳伶:生命存在的最大特質是「痛」。我們俯仰其間的生老病死,恆有政治愛情輪迴穿梭,如花蜜如毒虺,如夢如煙火。《鎮痛》始於「零、序詩」,開篇為0‧〈止痛〉,續以「一、自我疾病的隱喻」(編號1~34),「二、事物缺口的疼痛」(編號34~73),「三、病與療癒的海洋」(編號74~99),暗伏起、承、轉,最終一首99曰〈夢幻泡影〉,迴接0‧恰為100,首尾相銜,結構完整。通篇舉重若輕,果然以詩止痛療癒,讀者適可於此安魂曲中,了然與萬事萬物同生共死,前瞻新生。肉身有痛乃為道場,作者切中詩脈,用字簡淨,口語娓娓,看似尋常風雨,人間瑣細,往往無聲處藏驚雷,乍現天光。其詩意游刃自在,境界可深可淺,允為秀異之作。

        曾珍珍:用洗鍊的口語寫輓歌組詩,從個己私密的痛處發出囈語,以如歌的行板漸層堆疊,間而擴大為整個世代對家國與世態之傷懷,反覆吟詠,綿延成結構完整之巨集。主題平實、文字沖淡,惟靠詩的靈慧剪接、貫串,連綴成靈動的旋律。當音樂從痛處源源不絕湧出,療癒自然天成。

       感謝各界對楊牧文學獎的支持與關注,第三屆楊牧文學獎刻正規劃籌備中,歡迎並樂見有志者繼續踴躍參賽。

──第二屆楊牧文學獎評審委員會謹誌

楊牧詩獎得主── 宋尚緯獲獎感言:

         很榮幸自己能得到評審老師們的肯定。那天收到得獎的通知信,其實是很意外的。自己最開始的寫作起於傷心,難免陷溺於自己的世界裡,一個十年過去,意外自己仍在這條路上,也意外自己的寫作仍沉浸在傷心中,只是那種傷心已經不再是將自己浸潤在哀傷中不願脫拔的沉默,而是更為深入,也更試著去理解他人的創傷,我希望自己能夠承接他人的傷心,寫出來的詩能夠成為他人的力量,像他人曾經是我的力量一般。謝謝東華大學華文所的所有老師、謝謝評審老師們,也謝謝所有一切成就我的人、事、物,因為有你們,所以才有現在的我。

作品選讀

〈鎮痛〉
0.
如是我聞
那時你在遠方
我是虔誠的信徒
你在遠方
仍健康
仍快樂
仍哀傷地沉入水中嗎
 
0.5.
我在這裡
無有出期
你在哪裡
⋯⋯
你在哪裡
 
1.
有人記得自己
沉在水裡
有人知道自己
睡在雨裡
將柔軟的誰
放在心上
久了變得堅強
堅強久了
就變得脆弱
 
有人將越來越薄的自己
躺在磨刀石上
越來越薄
光能透進他的靈魂
怕自己經不起磨
一下就破
越來越短的自己
一天睡在水裡
一天睡在火裡
 
2.
我知道我逐漸老去
朝著腐朽又更近了一些
思想宛如蜜
流出一些我便吃掉一些
我是世界的孩子
我是荒蕪的野子
每天每天我都老去
每天每天
我都死去
 
2.5
我的荒蕪
在誰的眼裡
都不值一提
他們都各有一塊田
各有各的枯黃
 
3.
你年輕的王
低下高貴的頭顱
你的星系旋繞在一旁
而你只是想死
死得不能再死
死得天地崩滅
死得再也沒有
再也沒有復活的一日
 
4.
黑夜在我的身體裡
你在我的黑夜裡
凝視我
試圖做出真實的陳述
才知道沒有真實
 
5.
覺得將睡
時而將醒
在同一間屋子裡
數著類似的哀傷
那樣使我們愉悅
安靜、沉默
像一隻酣睡的獸
學習如何進入靜謐的夢
 
6.
我知一切物
知其所有
知其所沒有
我不知一切
不知其然其所以然
不知哀傷
不知憂患
知其所以傷
不知其因此痛
知其所以死
不知其所以愉悅
所以笑著流淚
 
7.
於是痛不能止
不能睡
不能醒
生死被安放在
蜂巢的節點
河邊的蘆葦低下身子
試著看清我們模糊的樣子
 
8.(註一)
一時佛在祇樹給孤獨園
他也有他的孤獨嗎
那我也可以有我的嗎
我有長年哀傷的標本
多年生草本,柔軟
且多刺,多有浪漫的傷亡
 
9.
心如何似止水
如何靜
如何祛除魔障
如何安放我的不安
如何死
如何活
如何不談論自身
像個活人
像個死人
可能性凡幾
 
10.
魔障呵魔障
有人心懷光明
見世間處處安穩
現世靜好
也許是我心有魔障
恨不得現世傾頹
見不著何處安穩
 
10.5.
人是音符
每日我都聽到
虛幻的音樂
流進我的身體
色相進入我
一再提醒我
那些碩大的合奏

皆是虛妄
 
11.
你渴望住在火裡
向風獲取消息
在陰影裡清醒
在水裡恐懼
你醒著
恨不得睡
齒縫流出音樂
記憶流向時間
你睡著
恨不得醒
記得自己害怕
其實是渴望
你是恨的
其實是愛的
你是活著的
 
11.5.
你不如死了
 
12.
想像你正在老去
像靠近一個星系
靠得越近
時間便越相近
我正無比靠近你
無比地接近
你永恆的美麗
13.
告訴我
關於你
線性的音樂
我一直讓自己忙碌
填滿自己
能填滿的縫隙
告訴我
在生活之外
你擁有什麼
14.
我將每一個字拆開
拼回去便得到不同的字
例如愛
最後變成授
於是我為你加冕
你替我活在未來
15.
我再也不在意
關於你的死、
我浪漫的逃亡
過往的生活如蟻穴
我在穴口放了蜜
溫熱的奶與酒
以及各種可能的傷亡
16.
午後我們都坐在屋裡
排列著初學的字母
一切依萬物的規律
行走、坐臥,甚至
喚醒我們最後的雨季
我們在同一間屋子裡
度過同樣的時間
風從窗的縫隙吹過
窗外的草木
都帶有相同的憂鬱
與相同的閃電
17.
想起過去的算數方法
老師問我
你擁有三顆糖
我再給你兩顆
你再分出去四顆給其他人
那你還有幾顆
我不想分給他們
我不想分給他們
18.
我的生活裡沒有減法
永遠都是加法
年少的我沒有憂慮
只是沉重地活著
在水裡活著,沒有浮上來過
19.
住在水底的我
過得昏沉
看誰站在水邊
就把一切掏給對方
喜歡的、不喜歡的
有人掉了一把斧頭
他誠實待我
令我歡喜,令我
不能自已
送他三把斧頭
20.
我的恐懼來自於謊言
陰暗來自於欺騙
我學會了減法
卻遺忘加法
誠實令我欣喜
謊言令我憂懼
騙我的人
我也送他三把斧頭
我的恐懼沒有解決
21.
我離開宇宙
你仍離我遙遠
我是一把磨損的刀子
你是我薄薄的磨刀石
我在遠方流血
你為我止痛
我是你疼痛的祭品
你是我虛妄的閃電
我是你的現實
你是我的夢境
我大悲無言
你大音希聲
我大悲
你大罵我靠悲
21.5.
我們共有的哀傷
原有的秩序
都不復存在
生活中我們各有秘密
過多的
過少的
過於剛好的
都不適合彼此
成為彼此的心魔
22.
如是我聞
一時你在遠方
與我形成對角
我以為星系間為此共鳴
每一道閃電
都連接彼此
如是我聞
你在他方為我說法
我在此處為你
靜寂地停駐
我以為我睡了
但我其實是醒的
我的哀傷
我的雜質
都幽微地亮著
你在他處
為此處的我停駐
我是你的幻境
你默默地縫補我
為我療傷
萬物自然生長
你我同睡、同醒
只剩呼吸
與最細微的蟲子
同生共死

註一:祇樹給孤獨園為佛陀弘法的一個重要道場,給孤獨為一長者,原文意並非實指孤獨之意,此處為化用。

〈湖〉
我想起自己曾走過
一片平靜的湖
像死水一般
投入什麼就吞下什麼
一道雷從遠方驚起
所有死去的細胞
都悚然而起
對著湖面自問
我是誰,我是那個
過去的我擁有什麼
是真正屬於自己的嗎
我擁有什麼,是真正的
屬於自己嗎,是
被我掌握在手中的嗎
我是那道雷
不停陷入質疑
我是不是做了什麼
又或者沒做什麼
我降雨
我落雷
我以為萬物生長
我以為萬物滅亡
我想起自己落下
到一片平靜的湖面
它像死水一般
不因我而生
但可能因我而死
如果我因恐懼
而成為恐懼
我因為傷害
而成為傷害
是否意味著我在重複命運
但卻只有不幸
那片平靜的湖活著
卻死了,死得不能再死
像是惶惑的星球
再也沒有成為衛星的勇氣
如果你,你平靜的湖
波瀾都趨於平穩
湖面上一片死寂
你是否還有落下的勇氣
如一道貫穿宇宙的雷
我看見你了,你沉在
最深最底的地方
光線和聲音都被湖水吞噬
那些不是你的本意
那些不知道是誰的心
我看見你在湖底
臉上有恐懼與憂慮
有眼淚,但這一片湖
都是你的淚水
忘了是誰告訴過我
即使看見,也不要相信
永遠成為高明的懷疑論者
永遠成為有偏見的正見者
我忘了是誰說的
但我記得有你
有這一片平靜、死寂
如一灘死水的湖
記得你安息在我的過去
記得你仍活在我的記憶
像是這樣記得
你就能繼續活著

352_7c778a9a.jpg
(作者宋尚緯)

作者介紹

宋尚緯,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所創作組。不知不覺寫詩也寫了十年,感覺在這十年間自己所關注、所書寫的的確是有在轉變著,從原本的星球表面逐漸轉移到地心的內部,常常將自己比喻成樹,站著等待,偶爾提供樹蔭給人躲避烈日或者雨水。我知道這世界上沒有誰真正能夠解決誰的困擾,但總是希望自己能夠有所作用,像我曾被誰拯救那般的拯救誰。

留言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