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象 ──李芷嫻

 

李芷嫺(華文文學系)




前幾日整理資料夾,在書本堆中找到一張被夾著的圖畫紙,是之前住精神病院時參與的病房身心紓壓活動,為大象上色。住院的原因是為了連日的睡眠失調與盪到谷底的身心狀態,雖然思考與自理能力皆不比人差,卻仍舊被要求做許多孩童般的任務。那恐怕是,沒有把病患當作有思想、有感情的人看待。彼時困惑與茫然牽著我的手,從橘到綠,以方格為界漸層地一塊塊塗上,有些強勢地想向醫院展現自己,告訴他們我是「正常人」。而才華,才華是將自己塗成大象的線條,紅為起始之色,血色是傷口的代表。

在團體活動裡,發現病友們的思想與理解力很獨特,明明是看似簡單的邏輯遊戲,每個人沙盤推演過後的結論卻不盡相同,而最神奇的是,沒有一個人答出「正確答案」。我們也許比我們所認為的還更不一樣,恐怕我們之間的最大公約數只在於精神疾病。腦海裡的萬花筒旋轉一千遍,形狀變換、顏色閃爍,即使所見景色不一樣也都仍閃耀著光輝。

後來主責護理師來關心各病人的狀態,拿了剛畫完的圖畫給她觀賞,她驚訝的笑容綻開說好療癒。主護說,我可以多去鼓勵其他病友;病院中許多人都同樣是自殺未遂進來的,值得玩味的是,病友間卻常會互相勸阻彼此自殺不好、以後會下地獄等等。也許是價值感的低落,抑或藉著訴說而自我勉勵吧;同樣在生病的我們,都將彼此的生命看得高貴:「你是閃亮而值得活下去的。」

                看著當時的作品回味了一下住院生活,我偶爾會懷念起那段難能可貴的靜謐時光,雖然強制在生命懸崖邊按下煞車把手而令人不甚舒服,卻讓我得以即時停頓住,觀看、並覺察自己。雖然在斷裂的道路前行,慢慢地修補、復原,即使是畫筆也都是能開創出路線的。




已發行電子報

    1
    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
pic1pic2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