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郭強生

  

郭強生(英美語文學系教授)


                當時,這裡還是個新綠滿眼的校園。

                 我離家十一年,從紐約拖著行李返台的第二天,便搭上自強號搖搖晃晃三個多小時來到此地。

                 那年,我三十六歲,面對的不光是一個陌生的環境,更像是一個充滿著問號的未來。我將要成為學院裡的老師,我真的可以嗎?

                 就這樣待了下來。

                 因為當年那個叫創英所的理想,也因為曾珍珍與李永平老師對我的愛護,還有楊牧老師的器重,我不能辜負他們。

                 曾經差一點就要去T大的戲劇系,我跟楊牧老師報告,他嘆了一口氣說:「在這裡你可以獨當一面,去了那裡你只是個小跟班。」於是我就把資料都拿回來了。>記得第一次在系辦裡見到李老師,他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然後笑了起來:「好!好!」就像是當下得到了他的檢驗合格,我也放下了一顆忐忑的心。在那時還沒荒廢的湖畔餐廳,有時我們在那兒聚餐,從陌生到熟悉。珍珍與永平,在接下來的九年,幾乎就像是我半個家人。

                 因為我們三個都是遊子。

                 我們都察覺到彼此的敏感與脆弱。獨居在偌大校園中,雖然我們都靜靜忙著,但知道彼此的存在就很安心。

                 事情怎麼就開始變了調?

                 永平夜裡飆車撞進了公路上的雜貨店,所幸無人傷亡,但讓我和珍珍嚇壞了。之後永平便不再像以往那麼一派瀟灑自在,總是喝醉,變得躁動。我和珍珍知道,他的心除了小說之外多了點別的,讓他猶豫,讓他特別感到孤單。

                 接著是珍珍喪子之慟。

                 篤信耶稣的她一直說,兒子已經進了天國,她不擔心,而且很快地,她又投入了工作。多虧了她在併校期間穿梭於兩校之間,讓英美系順利重新回到正常軌道。但看在眼裡,我總是有點擔心。

                 併校同時也終結了曾經風光一時的創英所,珍珍另一個珍愛的孩子。從此,她的身影更教我覺得飄泊無依。

                 某年,我夜宿宜蘭某大學的會館,夜半從陽台上望出去,不免吃了一驚。為什麼這些東岸的大學校園到了晚上都一樣的寂寞?

                 我才意識到,十五年的時光就這樣不知不覺溜走了。

                 我們都把人生最好的一段獻給了東華。

                 告別的時候請記得微笑。

                 我為我們曾付出過的,感到無比驕傲。



已發行電子報

    1
    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
pic1pic2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