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記恩師曾珍珍教授—李欣怡


李欣怡(成功大學藝術研究所專案助理教授)


                我對於哀傷的處理能力,其實是很緩慢的,所以當同學們在社群群組中傳來曾珍珍老師不幸離世的訊息時,我第一時間還無法接受這樣的噩耗,也久久選擇不去面對這件事。然而,回憶不會因為不面對現實就停止來訪,這段日子只要安靜就會一直想起和老師之間過往的種種回憶,腦海也一直有她溫暖的笑容和鼓勵。

                一九九三年,我是中正大學新鮮人,第一次與曾老師相遇是在她的課堂上,她的「西洋文學概論」開啟了我對希臘神話的興趣與想像,雖然史詩對當時的我來說艱澀難懂,但學期末老師讓我們同學一起演繹各種希臘神明的故事傳說,至今仍歷歷在目。二年級後繼續上老師教授的「神話文學」,常和老師談起神話在文學中的應用與影響。有一回我們坐在圖書館外,等著其他同學一起來上課時,老師和我聊起《芭比的盛宴》這部電影。對一個大二的學生來說,這電影意象太豐富,我還無法消化,我跟老師說,我只能隱約理解它與聖經故事之間的關聯,老師微笑地回我,其實信仰也是一種藝術。這句話,讓當時的我很是佩服,決心一定要弄懂這句話的意思。結果,我到今天都還在體會,也一直放在心中,仍無法完全體會其中奧妙。大三時,我的書架上多了一套紅樓夢,那是老師送給每個導生的一份禮物,希望她的學生中西古典文學的訓練都不可以偏廢,也都要學習透徹。我努力讀了三分之一,也讀了老師翻譯的《希臘戲劇》及《裸顏》,深深感受到要做學問是需要多麼地努力,也看見自己的不足,喜歡寫作的我時常感到挫折。幾次在校園中遇到老師,都很想跟老師聊聊自己的心得,還有在信仰上的懷疑,但又怕自己的幼稚無知讓老師覺得心煩。終於有一次壓抑不住鼓起勇氣問老師,如何在信仰與學術研究中取得平衡?當這個世界可能都不一定選擇相信上帝甚或是批判時,人們要如何同時面對信仰也面對世界?她不改溫柔地對我說:「我會閉上眼睛、放鬆,聽他們想要說甚麼,也聽自己聽到的信息,不去批判。」專注、聆聽,成了老師在我心中最深刻的形象。

                  原以為我們之間的師生緣分就在老師到東華大學任教後停止,沒想到在我碩士即將畢業的那一年,老師從花蓮來了電話,問我有沒有興趣到花蓮工作。就這樣我飛過了中央山脈,繼續我們師生之間的緣分。

                  剛到花蓮,人生地不熟,又是第一次正式當老師,我其實很害怕也很不安,面對學生及同事對我能力的質疑,常常落入很負面的情緒中。這時老師給了我很多建議,也鼓勵我多請教前輩們,學習他們的經驗。和老師合作,進而認識到老師的另一個面向:熱情、充滿理想、活力充沛。她對創作與教學都充滿了熱情,常常跟我分享她的遠景,以及她想進行的計畫。同時她也鼓勵我再深造,繼續進修取得博士學位。她的眼神常常閃爍著熱切與希望,在她身邊就能被那股力量給感染。我望著她,羨慕她渾身所散發出來的力量,相對於她的氣場,年輕的我竟反而顯得徬徨不知所措,對未來充滿質疑與不確定感,我害怕無法達到老師對我的期望,也越來越害怕他人的眼光。我不知道博士學位是不是一條我可以勝任的路,也懷疑自己的能力其實根本無法駕馭異鄉留學的生活,雖然我很羨慕也想成為像曾老師這樣的人,但在留學申請的這件事上,我的不安和恐懼卻戰勝了我的夢想和渴望。我沒有準備好,精神狀況越來越糟,兩年過去後,我心力交瘁地跟老師說,我想回家了,暫時想放下讀博士這個想法。臨別前,老師約我吃飯,心疼地看著我,告訴我她希望我留在東華,再準備一年,調整自己的心態,她願意幫我寫推薦信、打電話,她希望我有機會可以讀博士班,她想幫助我再重新站起來。然這份美意我終究沒有勇氣接受,我充滿挫折地離開了花蓮,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老師。

                  回台中休息兩年後,我終於考上了博士班,又回到了和曾老師相遇的中正大學,在熟悉的校園中生活,腦海裡一直想起老師的身影,很想知道老師好不好,也想跟老師道歉,總覺得我辜負她的期望,一直覺得很對不起老師,最終沒有選擇出國留學,實現她原本對我的規劃。我鼓起勇氣寫了封信給老師,告訴她我一直對她感到抱歉,沒能堅持到最後,也覺得讓她失望了。沒想到,老師捎來一張卡片,滿滿的都是祝福,她說她沒有失望,也要我不要抱歉,她一直都是相信我的能力的。老師的幾句話讓我如釋重負,也讓我重新得力,找回對自己的肯定。

                  博班畢業後,生活也還是跌跌撞撞,但每當想起自己在第一年當大學老師時的稚嫩與接近無能的表現時,很慶幸當時的自己有一位完全接納與聆聽我的恩師,給我機會讓我成長,不批判、不論斷,反而給我鼓勵,盡自己一切的能力要把我從谷底拉出來,成就現在的我。一轉眼十多年過去,我在大學工作忝為人師也有數年,更能體會當初老師要聘一個毫無經驗的人是需要多大的信心與勇氣,她對我的信任,至今對我來說仍是最大的肯定與讚美。當我自己真的成了專任教師之後,我才深刻體會到老師所說的不批判與聆聽是多麼地不容易,對學生完全放心與信任是多麼大的胸襟。

                  這幾天,一直不願意面對老師已經離去的消息,總覺得還有很多話沒有對她說,不想承認此生再也沒機會見到老師溫暖的笑顏,跟她再聊聊文學、信仰、創作,和許多不著邊際的日常對話。如今老師已經息了世上的勞苦,對她的想念與回憶卻越來越鮮明,在我有限的生命經驗中,若有一人可以成為我的榜樣及效法的對象,我想曾珍珍老師絕對是那人,全心專注、熱情,為所愛的教育與創作付上一切,無怨無悔。謝謝老師曾經的教誨與溫暖,衷心祈願您在彼岸一切安好。

 

作者介紹

李欣怡,國立中正大學外國語文學博士 (2004-2011),現職為國立成功大學藝術研究所專案助理教授 (2016~迄今)。研究興趣包括英美文學、現代西方戲劇、跨文化改編戲劇研究、台灣劇場、性別研究。

 


已發行電子報

    1
    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
pic1pic2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