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承諭:不甘當俎上的肉



吳承諭口述,邱慶恩整理撰文。特別感謝邱秀縈協助訪談順利進行。

 

「扒去毛皮的雞屍,被懸擰的肢體,赤裸裸的癱在俎上,好似危險卻毫無防備的任人宰割
,在這詭譎的氣憤中漂散死亡之氣,意外的安詳……」
〈俎上肉‧漂浮〉,吳承諭。
(國立東華大學2017年藝術與設計學系春季美展「邊緣派對」首獎作品)



憧憬花蓮的東華夢

吳承諭(以下簡稱「吳」):

我想先談談當初想來花蓮創作的憧憬。我起初覺得,花蓮是一個有大山與大海的所在。這對從小生長在西部農村(雲林)的我來說,是一個夢吧。曾經聽不少人說道,花蓮的山與海是我們在西部所看不到的,天更藍、山更綠,有的地方更像是世外桃源。

對於這個世外桃源我曾有過很多的幻想,幻想我在這裡修行、踏遍山徑與溪澗,尋找林間秘境,亦或捕捉部落族人的原生感動。當時的我相信,「天天看這天與海,總有一天會看出個什麼吧!」我想著,「至少花蓮不像是北部吧?在台北,大家接受著的,是最新但同質性高的訊息,人與人之間,能激盪出什麼差異嗎?若只是幻想著眾人的不同,也不過只是說說罷了。」

不過,來到花蓮後,我發現東華並不如我想的總是陽光明媚,而經常陰雨綿綿,天氣的變化更是迅速。另一方面,面對學院的環境,我陷入一種「為畫而畫」─不斷應著課程要求而畫─的惡性循環,反而迷失了自我。另一方面,每當我回到宿舍,總是看見室友悶在電腦螢幕前打game,彼此之間的互動貧乏,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顯得好遙遠。我的情緒大大地受環境的影響。東華的學生像是被困在這個「偽造的樂園」裡頭,很多人沒有自己的目標、對於知識的追求沒有熱情。它像極了一個殘酷的淘汰(職業)訓練場。說來諷刺,大自然還比人活躍呢。

對我來說,(學藝術的)人要學會懷疑,但很多人覺得批判是一件麻煩事,便虛度光陰、隨波逐流。如果有選擇的機會,為什麼還要跟隨別人的腳步呢?畫家與藝術家最大的差別在於,藝術家懂得關注、察覺社會議題,而畫家僅限縮在感官敏銳度的提升,一如終日對著螢幕破關、打怪、點技能的宅男。

 

關於創作題材的選擇

吳:

當我在選擇一個創作題材的時候,它本身就有吸引我的地方,我當然也會試著去思考我畫這物件的「理由」。雖然找到一個「理由」來解釋「直覺」的東西,難免有些遷強,但是,當我循著這個方向延伸做思考,便會開始陸續接觸相關的題材,也就是那些令我有感覺的事物,並投入想像,讓它自己形成一套系統,最後便能夠成一張作品,使它有敘述事情的能力。其實,這與創作者的生活體悟息息相關,甚至,有時候是不知不覺地從創作的題材中,去勾出我對自己生活細節中的某些反應,或者更深層的一些事物。

我始終相信藝術是能夠自省的,它能使你看見最真實的自己,不用再壓抑。一開始來到花蓮,我的第一張作品〈天光〉畫的是家鄉風景,是出自於思念家鄉的情懷,在此之後,也陸陸續續畫了不少以東部山巒或海岸為主題的創作。我靜靜地體會環境對我的改變,未曾想過要改變創作的畫法或筆觸,單純用在這裡才有的心情去做畫。當然我能夠繼續畫美麗的風景,賣個好價錢,但比起來,我更想要畫出我的感受。因此,也就有了〈俎上肉‧漂浮〉這幅畫。

尼采曾說,很多人信仰基督教是為了死後的世界著想,不過受苦本來就是人生之必要。我想我們都不能夠否認苦難以及負面的情緒。世界上有美麗的事物,當然也會有殘酷的、黑暗的、令人不想面對的事物。

 

關於〈俎上肉〉

吳:

我想要找一個能夠真正訴說我的感受的題材,但它不能夠只說一件事。〈俎上肉‧漂浮〉從字面上看來應哀是很淺顯易懂的:一塊任人宰割的肉,俎上的肉。至於這個「俎」,使得「肉」無法逃離。且「俎」也有「阻」的意思。「雞」一詞又指被販賣的女人(或販賣自己的女人)。有些人的命生來就是注定好的,就像我畫裡這些排列整齊的雞,它從小到大就是一個命,在文化中被養得肥美,等待成熟就被宰殺,在冷冰冰的攤位上,赤裸裸地任人挑選,一種毫無防備、無聲掙扎的姿態。牠們的喉頸被切割放血,死後還得拔毛,四肢被懸擰,姿態怎麼擺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就像人一樣啊!出了社會被壓榨,如同被放血拔毛,明明很痛苦,還要擺好姿勢,動彈不得,就這樣潛伏在灰色地帶。而這樣的詮釋,是一種戲謔嗎?還是一種詭異?我想,我只是在畫我所感受到的。那是一份敬重,而不是慶幸。在這被扒去毛皮的雞屍、被懸擰的肢體,赤裸裸地攤在俎上,危險卻毫無防備地任人宰割,在這詭譎的氣憤中飄散著死亡的氣味,竟意外地安詳。

有人曾經問我為什麼不直接畫人?因為相對於人,這些雞更令我印象深刻。是人的問題,引起我對這個題材(雞)的探索。說故事總是要借事(物)說理吧!畫人太活生生了啦。以往我畫了許多人像,是為了要磨練自己的繪畫技巧,但最近我開始將繪畫創作的焦點擺在環境、氣氛的塑造。在〈俎上肉〉,我運用了大量的灰色調來鋪陳畫面,將市場拍攝的雞,翻轉成另一種感覺,好像牠並沒有死亡,而且很安詳地在那飄浮。我想藉著色調的營造,讓「牠」呈現一種「昇華」的感覺,變成「祂」,飄出這黑暗的困境與現實。另外一提,除了畫作本身想傳達的理念之外,也因當時正值禽流感肆虐,才引發我創作這幅作品的衝動。它正好能夠表現出這種「感覺」。剩下的,就留給觀賞作品的人去思考與感受吧。我打算繼續在這個題材上發揮,請期待我的畢業作品。

 



已發行電子報

    1
    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裝飾性圖片
pic1pic2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