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地實踐

Decorative image
長期以來人們提起偏鄉學童的成長與學習困難莫不以「資源匱乏」為主因。然而多年來政府與各界持續挹注偏鄉教育但匱乏問題卻不見改善。本文介紹一個沒有固定資源支持但持續11年的花蓮偏鄉學童扶助方案,南華認輔計畫拋棄了「匱乏」的命運,讓涉入的各方互為資源,從「缺乏應該條件」的形態展示出翻轉「匱乏」的「相互為有」運作。
Decorative image
2012年的夏天,當時暑假還未過半,我在結束一篇方法論的文章後,開始構思下一個研究,希望能以花東作為研究範疇,探討有別於主流體系的經濟地貌……
 為了想搞清楚「這一群怪怪的人為什麼要跑到花蓮『一起』做這些怪怪的事」,我開始「參與」這群自稱HAPPIS的伙伴每兩週在市區召開的合作事業籌備會議,「觀察」他們要做什麼,以及要怎麼做。
Decorative image
「無用」,是在當前功利主義社會下最令人害怕的情境.社會無不強調你應該要「做一個有用的人」,強調「人」的價值與定義在於對他者「有用」;而論消費,我們也被灌輸「只需要購買對我們有用的東西」的價值觀,無用之物似乎只淪於被廢棄的命運。
二手物文化與空間的興起,讓社會再次反省對於「無用」的定義,並追尋世間各種「無用之物/人」的另類出路,試圖探索「無用」之「用」……
Decorative image
「花蓮的土會黏人」,四年多前來到花蓮工作,就一直聽到這句話。在大學生的作業裡也常看到這樣的句子,特別是大四的學生描述自己因就學來到花蓮,喜歡上這地方,捨不得離開花蓮。隨著我自己在花蓮工作生活的開展,認識越來越多移居花蓮人,或是從北部西部返鄉回到花蓮的人,而我自己是因為工作逐水草而來到花蓮,大山大海的花蓮生活常讓許多身在都會工作生活的朋友羨慕,然而花蓮對我們來說是生活的地方而不是觀光景點。
Decorative image
如何開始戶外150坪的地面創作,要創作的題材為何,希望營造何種感受,都是藝術社會實踐在花醫的開始。於是,我們展開了一趟藝術進入醫院的集體創作實踐嘗試……
Decorative image
近年來食安問題已經成為台灣社會的集體焦慮,在競相推動企業農業、集體農業和工廠化食物生產的同時,我們逐漸嚐到了農食異化的苦果,也就是食物的生產銷售和食物照顧大家的營養、健康,這兩件事情並沒有在同一條線上……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