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沙龍

Decorative image
 
 我們不忍細數戰爭的殘忍過程。然而,戰火蹂躪和戰爭激化的瘋狂苦果卻難以抹滅,甚至是那些經歷創傷者終其一生的夢靨。凌辱、活埋、掃射、強暴、集體虐殺在烽火前線、淪陷區和衝突區隨處可見。斷壁殘垣下則多是殘軀、餓殍或艱難求生的人們。許多倖存者不僅飽受威脅,也經歷或目睹這些殘忍過程。在某些族群衝突的場景,一位波蘭人回憶:許多人「被迫觀看他們的家庭成員被一步一步地肢解」……
Decorative image
  納粹德國自1939至1945年間所實施的種族滅絕措施,造成六百萬猶太人死亡,這還不包括數十萬的吉普賽人、同性戀、黑人、身心障礙者及其他少數族群,以及在戰場上所死亡的數字。在二次大戰期間,納粹德國對生命及人類文明所造成的蹂躪是前所未有的規模與慘烈。這段歷史雖然令世人慘不忍睹,但卻對後代人類留下許多借鏡與遺產。相同的,倘若認為法律制度之本質是正義,其功能在定紛止爭並維護個人權益的話,納粹德國執政期間將其種族滅絕行動合法化,制訂明確的法律規定並有效率地執行,無異是對人類法律制度最大的踐踏與否定。然而,二戰結束之際所成立並在紐倫堡所進行的國際軍事法庭,也為二戰後的國際法律制度留下寶貴的遺產,對法律理論的發展與實踐啟發深遠。
 
Decorative image
 本文探討兩部希特勒傳記電影 (由美國/加拿大 Alliance-Atlantis 製作,艾美獎得主電視電影 Hitler: the Rise of Evil 希特勒: 惡魔的崛起 (2003) 與德國巴伐利亞省文化廳支持,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得主  Der Untergang帝國毀滅(2004)) 如何刻劃希特勒,兩家製片公司的基本立場, 與觀眾對兩部片的詮釋與批評。
Decorative image
 在二戰「終戰」的全球記憶文化脈絡下,台灣官方也擬辦各式活動以紀念「抗日戰爭勝利」與「台灣光復」七十週年。但在政府紀念活動背後的官方二戰歷史論述之「外」,台灣各社群對於如何定義二戰、如何紀念二戰、選擇紀念「誰」的二戰經驗等問題,仍存在不同認知。台灣人關於二戰的「記憶戰爭」有其歷史脈絡,實為台灣特別之歷史發展與多元社群移民經驗的結果。本文認為,興建「抗日戰爭勝利暨台灣光復紀念碑」引發的爭議,及其最初落成時「有碑無文」的狀態,正是戰後台灣人二戰「記憶戰爭」的具象化結果。
Decorative image
 
 ……發表於1923年的漢文小小說〈神秘的自制島〉,不僅是台灣最早的小說之一,也是極少數有關於台灣的政治寓言,作者以無知為筆名,隱匿其真實身分,在故事中對日人的殘暴和台灣人的愚蠢大加撻伐。
…… 龍瑛宗1937年在日文雜誌《改造》上發表了他最重要的一篇日文短篇小說〈植有木瓜樹的小鎮〉。這篇小說文字典雅,結構完整,獲選為該雜誌小說徵文的佳作推薦,這也說明了日本統治台灣四十年後,大戰前的台灣年輕世代已經完全日文化,他們可以毫無障礙地使用日文,甚至成為日文作家,當然這也意味著台灣人的自我認同面對新的挑戰。……
Decorative image
  對應於台灣原住民族文學的發展史脈,鄒族的吾雍雅達烏猶卡那(Uongu Yatauyogana,漢名高一生,1908〜1954),允為二戰期間(1937〜1945)原住民「文學」創作者的指標。
 得年47歲的吾雍雅達烏猶卡那,終其一生,不曾以華語文在媒體公開發表任何一篇文學創作;吾雍的作品,主要是以日語(偶爾間雜鄒語)書寫;後世人們記得並感念他的存在,不是透過閱讀他極少的文學敘事作品,而是他以日語、母語創作的敘事歌謠,以及他的那段讓人痛惜、不捨的生命悲歌。如今的我們,當然可以嘆譽他是揭櫫「原住民族自治」的先覺者,但我更覺得他是一位雖已遙遠,卻易親近的生命者。……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