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藝文空間

Decorative image
 世界是孤兒的家。難道
              我們永遠無法享受和平而不必哀傷?
不必有人垂死哀求
              哀求卻救援無著?啊!……
Decorative image
  2003年左右,我開始有了寫作一本長篇小說的念頭,這本長篇小說寫的是陷入某種睡眠情境的「我」,在夢境與現實之間,經驗了父親「三郎」在二次大戰末期,被徵為少年工,到日本高座海軍工廠製造戰鬥機的故事。這故事跟「現實歷史」黏附得太過緊密,以至於有很長的時間我陷入了另一個現實的憂鬱……
Decorative image
 論起1950年代以後台灣詩壇的重要詩人,絕對不能忽略林泠這位被視為詩壇傳奇的女詩人。林泠在多年停筆之後,是什麼動力讓她再重新創作,而每一次的重新出擊,都能讓人驚喜。本文細膩探查女詩人婉約且深邃的詩藝國度,分析林泠在不同時期的代表作品,文末並有這次訪談後林泠的手擬回應,女詩人對自我的期許和師友淵源自況,訪談文與回應文似如珠玉連綴,相當精彩難得。
Decorative image
 「記哈」與「志學」都是從在地阿美族語轉音而來,乃指稱一種在地盛產的植物「志哈克樹」,即今之杜虹花,本以為在古典文化經典中,居然會出現與存在地相互對應的字眼,原來那僅是陌生於故鄉事所造成的美麗附會罷了!……
Decorative image
 天書〉和〈背後的故事〉兩作品皆以篡造仿擬中國文化遺產的技法,寧靜卻具力量地顛倒原先對「審美」的既有姿態,因而再現了主體的自我覺察主題。這是一場令人驚艷的設計詭計……
Decorative image
        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 1899-1986)的經典短篇小說〈歧路花園〉(“El Jardin de senderos que se bifurcan”)寫於1941年,其時歐戰方酣,法國淪陷,倫敦面臨德軍空襲威脅,人心惶惶。英國傑出小說家吳爾芙(Virginia Woolf, 1882-1941)預期巨變臨頭,精神宿疾復發,3月28日把石塊裝滿衣服口袋,毅然走入泰晤士河心投水自盡。大西洋的另一端,波赫士從南美洲阿根廷瞭望世局,一面透過評論文章強烈抨擊納粹反猶太國族主義,一面結合史識、哲理和敘事想像虛構了一樁1916年七月發生於英國境內的諜戰故事,撰成〈歧路花園〉,替後設小說與超文本寫作開創先河。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