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藝文空間

Decorative image
一條魚
如何把河游破

你站在堤防邊
看風,和塑膠袋
相互捕捉
.....
Decorative image
畫的是冬天休耕的稻田。收割完的田畦已經重新翻土、灌溉,正在等待來春插秧。畫面近中央處,在一根幾乎是最短小的殘梗上停著一隻紅蜻蜓。它是整個畫面唯一的生物,除它之外,沒有第二隻同類,也找不到田螺或水蛙。此一構圖剪裁,讓這一幅超現實畫作臻入了象徵以及抽象的意境......
Decorative image
「五十而知天命」是孔子自道,作為一位生命哲人,他的學思歷程未必是他人人生唯一的標的,但也未嘗沒有參照的價值,跨過五十歲的門檻,縱使你不想理會,這種天命的奧祕,也會透過初老的身體狀況或天空一道莫名的光,偷偷把訊息傳遞給你,只是既然老天爺曾經開過天大的玩笑,在二十歲的時候,就把我粹練成孤獨沈重的老靈魂,如今辛苦熬到五十歲了,我終於可以奮力一搏,以頑童的心態、輕快的步伐,讓走過的知命之年嗡嗡作響。
Decorative image
 我從未想過自己會被選進特遣隊,一日特遺隊,終身特遺兵。就像我從未想過自己會乞食大學講堂,成為歷史系教授。

  這一切都是偶然的,人生就像溪裡的石頭,順著溪水流向天涯海角,誰也不知道自己未來的方向,決定方向的不是石頭,而是溪水……
Decorative image
 二戰之前,東亞藝術品的歐美市場,由兩位呼風喚雨的古董交易商壟斷,一位是主持山中商會的山中定次郎(1866-1936),一位是主導盧吳公司的盧芹齋(C.T.Loo,1880-1957),兩人的全球藝術交易網絡都崛起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因為當時中國改朝換代動亂不斷,大量私藏書畫與文物流入市場……
不過,經過了將近20年的榮景,當二戰戰火席捲全球時,山中商會和盧吳公司都面臨「政治不正確」的追殺。……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