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組首獎:在旋律視線外輪舞──賴逸軒

第十六屆東華奇萊文學獎-現代詩組首獎
賴逸軒(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所二年級)

1.臨春的野地將死去一隻狗
牠側臥在泥沙上
枕著一灘口沫帶血
眼珠翻白 舌頭垂掛臉邊
喘息 從咽喉擰出嗚鳴
另一隻狗在四周狂奔咆叫
三月的午後 太陽依然清冷
野地裡有一方銘黃色枯草
牠的毛髮不再被照亮

「誤食含除草劑之植物易引發立即性神經中毒。」

我們逝去前也這麼經歷過
彌留長達一個孕期
如果昨天將成為故事
歷史已經是則神話
它要變成歌謠

「症狀為:食慾不振、嘔吐、口吐白沫、四肢僵硬、肌肉痙攣。」

寫譜時我瞎了雙眼
從哪時起只能看見他以外的東西
天色比昨天還要明亮殘忍
我在陽光下設定速度
Lento

「先是腎衰竭,接著肺部開始纖維化。」

緩版
比心跳再慢些
毒劑把死亡拉得相當長

「肺泡硬化失去彈性,無法收縮舒張與氣體交換,逐漸窒息而死」

狗還在野地裡喘息 腹部節奏性地起伏
腿直直向前 伸過草堆隨風輕拂
春光蒙著一層帶磷的顏色
牠要變成一支歌
在這之前
繼續喘息

2.洞
十七歲戴上耳環
她們說我下輩子得做女人
為什麼?
她們不語

十八歲睡了第一個男人
六月 炎熱下午
暴雨在三小時後發生

二十一歲遇見一個男人洞
進入時他痛得求我別再繼續

二十三歲那年離開一個男人洞
可外頭還有許多
有些男人躺下 張開
囈語著請你進入

每個男人都有洞
有的遼闊深邃
有的遮掩躲藏
用耳針塞起
用食物填起
用布料包起
得空就去塞其他人的
部分男人宣稱他們沒洞
他們還要侵略洞
我惡趣地貼近試探
男人恐懼 一個洞森森縮緊

我說男人的洞都在這裡
從不只關乎身體
他們播種
在濕濡的亞熱帶培殖巨林
放出老虎撕咬侵略者
以便在月光下悠悠開啟
一株含羞草
我想起那封父親寫的道歉信

他的懺悔被棄置在抽屜裡
第三年他死去
入殮室裡乾瘦的父親
渾身是洞

3.Rondo
你回來了
我安排一個我看不見的位置給你
你也拉了張看不見我的椅子請我坐下
我聽你的聲音
也讓你聽到我
它像是沒抹淨的垢痕佈在眼球周邊
其實我們一直沒見過彼此
抱歉
身體已經習慣拒絕
它總能比我更快閃避你
只好私底下窺探

耳朵偷偷告訴我你一切都好
又領養了一隻貓
我家樓下也有一隻
常常在冬天揉揉牠蓬鬆的嘴角
晚上就蓋那條
有你貓尿騷味的厚棉被

他們無意間在我面前提起你
我裝傻靜靜聽著
他們都以為我已經活過去
說著另一個相對死去的話題
我裝起樂器
No comment.

音樂會就快開始
我聽你的聲音
也讓你聽到我
你在最後一排
可以掠過我的背影
我在第一排
不會回頭

4.鬼故事演說大賽
鬼1號:節目即將開始。
鬼1號:請各位保持沉默。
鬼1號:樂曲結束後請勿鼓掌。
鬼1號:謝謝。
鬼1號:晚安。

△鬼1號消失在翼幕之後
△舞台燈暗
△舞台燈亮
△舞台燈暗
△舞台燈亮
△舞台燈暗
△舞台燈亮

5.關於一支歌
從亞當與亞當分離的指尖中
天上落下一片大水
刷過斜坡
沖倒叢林與房屋
亡魂堆積 水都成為冥河
臥流過兩座山脈
一面向著巨洋
一面向著日落
水底凝結出一顆黑卵
祂們任其浸泡
雙雙沉睡不再甦醒

九個月後大水退去
黑卵應聲碎裂
聲響有如祭品皮骨剝離
黑夜之子緩步走出
一身赤裸帶洞
風神鑽過那些洞 暖而緩慢
且命名祂為藍托

藍托管轄所有在黑夜活動的貓
祂沒有雙眼
循著貓的腳步聲避開帶毒的枯草
貓也用嘴角腺體磨蹭黑夜之子
聽風從祂身上穿越的聲音

藍托也時常夢見水
水裡有個巨洞
沿邊長出男人種的叢林
漩渦悠悠地在水體打轉
水填不滿洞
洞吸不乾水
兩條山脈永遠不會甦醒
祂就無法停止哭泣
直到離開出生地
於是在三月臨春的午後
祂步出縱谷
身上響著各種頻率遠去

不曾回頭

傳說戴耳環的男人都是藍托的孩子
他們在夢裡看見水與洞
只要把身體彎成貓的形狀
黑夜會前來擁抱
黑夜會同你擁抱

留言回覆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